廣告贊助

【辦理德國長期學生簽證】

又是要坐高鐵北上,因為不知道早鳥票要提前五天買,所以星期一就只能當天用貴鬆鬆的價格北上。哪怕知道也很大的機率要出國了,但很多事情還是懶懶地找各種藉口不去執行。說真的,內心對於這次出國一直沒有抱著太過積極正面的態度。

 

在高雄這幾個星期幾乎天天炸雨的鬼氣候下,常常關在家中的我時不時會覺得,出國留德這是一般常人都做得到的事,更優秀、家裡口袋夠深的人都去美國了;我在台灣並不是特別優秀,今年冬季申請結果很差,而這間唯一的入學許可大概也是僥倖運氣拿到的;這個學位只排在我的第三志願,所以上了也不是特別欣喜。試問,為什麼神明總是不把我最想要的東西遞給我?

 

就這樣,時隔三年半,我又再度踏入德協辦理人生的第三次德國長期簽證,這次申請的總算是比較名正言順的留學生簽證(單國長期簽證,已取得入學許可),不再是打工度假、不再是單純學語言,而是要去念一個為期約兩年的碩士學位。感覺挑戰更大了,我卻沒有三、四年前那樣的積極。

 

申請學生簽證,所需準備的文件共要求兩份,就如德國在台協會網站所列

 

必備文件

我的現場狀況

有效護照

護照最後會收走,然後會讓你填一張貨到付款的單子和免責書,以利簽證核發後寄送。而到你簽證核發(或是最糟的狀況被拒簽)之前,護照都會被收在德國在台協會。

護照影本

 

長期簽證申請表格

德協和台灣一般公務機構不一樣,後者可能現場就有表格可以拿,也可以當下拖拖拉拉地填。德國的長期簽證申請表格務必要自行列印,以免到現場被辦事員唸或擺臭臉。且最好在家中就好好填,不然道現場填錯或空白會弄得手忙腳亂。

 

我大概是太多空白了,辦事員指著我TestDaF都是4的成績單認為我閱讀這些應該沒有什麼問題才對?ㄎㄎ,有些問題我的確是看得懂,只是不懂為什麼要填這些(例如7.);而有一些問題,我不好意思告訴她,最近都在混、沒好好唸德文所以有點退步。而且,我還是邊看《延禧攻略》邊填的。

 

這次申請簽證中,比較讓我感到害怕是2015.01.09的單純語言簽拒簽紀錄,我很怕它會影響我這次簽證的核發。之前聽一個中國人說什麼資料庫每三年會更新一次,所以應該不會留有拒簽紀錄。幹咧,辦事員再審我的文件時,電腦按一按,劈頭就確認我的拒簽紀錄,要我15.欄確實填寫。

 

至於之前打工度假去做了什麼,應該是沒有留下什麼不良紀錄,辦事員當下沒有特別深究打工度假到底幹了什麼。只是一臉不可置信、用重聽的表情地問我:在德國都只留在柏林嗎?啊對啊,我就是又魯又肥的家裡蹲,哪怕到了國外也不愛出門旅行。

證件照三張

因為很懶得再花錢去重新拍一張照片,加上因為之前大量申請英文證明文件,所以當時還有一些存貨,這次想說僥倖就拿出來用,結果又是2015年那次的申請害我露餡,嘖,竟然連照片都有存檔。所以,只好急急忙忙地上35樓再去重拍。大概是兩天沒睡的關係吧,拍出來的簡直就是剛哭過的吸血鬼。

 

德文或英文的動機信

因為要唸的是德語授課的學位,所以我也就索性用德文書寫(稍晚另開新篇公布全文)。不像以前傻傻的、亂畫表格、亂寫一些天花亂墜、或很負面的東西,這次採用的寫作模式完全就是以一封信的方式,10號字體含抬頭標題大概寫的一頁半。

 

申請簽證所要求的動機信,我並沒有照抄當時申請這間大學所使用的動機信。根據德國在台協會官網上的問答建議,思考後我覺得兩者的本質其實差異還是有的,所以乖乖地又重寫了一封(兩者差異會稍晚另開新篇撰寫)。

入學許可

因為是鐵錚錚的入學許可,也非條件入學,所以辦事人員就默默地替我收走這份文件。除了入學許可之外,我有另外交出線上註冊的單據(但本校真正的註冊流程是還要透過紙本作業),雖然沒有列在簽證申請須知,但對方也沒多問,就是收走。但願它對我的簽證核發有所幫助。

德語語言能力證明

當外頭的保鑣大哥提醒我要帶正本時,我整個傻眼,因為我忘了帶(沒睡覺人就是會犯傻)。當時出門前嫌那一大本資料夾太重,一起被我扔在旅館的行李箱。好在最後辦事員只是皺皺眉頭,沒有要求我再回去那正本出示給他們看。

英文版最高學歷證明

我給了兩種版本,一種是另外向學校申請開立的『畢業證明正本』,一張是英文『畢業證書的影本(蓋鋼印)』,德協最後收走了前者。

相關學經歷證明

因為他獨立於『畢業證明』之外,讓我原本以為可能是高中畢業證書什麼的,但德協辦事員也是將文件退還給我,認為沒有必要附上這些。

財力證明

X-PatrioSperrkonto,星期四從兆豐匯款,星期一(即辦理簽證的前一天)才有驚無險地寄送證明06 Blocked Amount Confirmation給我。

75歐元付款

以當天匯率計算,因為時間太趕,所以我直接用郵局的VISA卡刷然後被扣了八十幾塊台幣的手續費。本來辦事員還要我下101到隔壁郵局申請扣款證明,好在最後她的電腦自己有出現扣款單,所以可以讓我簽名,省去多跑一趟。

關於補件

原本還想說,如果X-Patrio沒辦法最晚在星期一晚上給我SperrkontoComformation,我到現場應該是可以跟她說日後補件。可是,當我在等待時,看到一位小姐好像欠了一些文件,就問德協辦事員可不可以郵寄補件,對方說不行,只能現場辦理,而且等待補件的日程是不會計入工作天的,你的文件就會一直躺在德國在台協會不會有任何進度。所以,真的是神明保佑,要我再一次千里迢迢從高雄跑到台北補件我大概會瘋掉。

 

【台北遊記】

這次來台北辦事,比起往常多了一份閒心......其實也只是在台北車站閒晃的大概三個小時,細雨中看著北門承恩門斑駁的城門與石壁、走進撫台洋樓街聽熱心的導覽人員講解日帝與高石組在台的歷史、最後在Z區地下街買了兩包柚子皮蜜餞。

 

有時候,僅僅是坐著昂貴的高鐵、在破舊的獅城旅社浸在浴缸、吃著昂貴的精緻食物、看著台北101人人西裝筆挺、逛著信義區高樓大廈的繁華,總覺得這些景致和我這樣出身的人格格不入。來台北這一趟至少也燒掉七千塊,總覺得家裡蹲、學歷差的我,當真配花這些錢嗎?我有資格出國留學嗎?

 

星期一在旅館附近,看到一隻很可憐的老鼠。大白天跑到車來車往的小巷,結果被一台黃色的機車從脖子輾過去,那當下我彷彿聽到它脖子斷裂的聲音。捏緊胸口保生大帝平安符的我,嚇得無法動彈,就眼睜睜看著老鼠的下半身在扭動,最後變成全身電顫般抖動。唉,牠大概活不下來了吧,而我什麼都無法做,內心產生一瞬間很是偽善的無力感。

 

【德協遊記】

 

今天早上,吃完B1麥當勞的早餐、取得訪客卡後,發現101大樓電梯還是一如往常地讓我覺得複雜。到了德協的門口,那位保鑣體型的眼鏡先生過了三年了還在那裡,但不像以往有太多閒話家常或笑容,而是直接要我拿出所有文件,還檢查我長期簽證表格後面有沒有簽名。手機除了要關機之外,還要放到櫃檯旁邊的鐵櫃上鎖。這似乎是他的新業務,這些手段也讓我感覺德協好像比起三年多前還要來的肅殺。

 

我和香菇辦事員還真有緣分,這次也是她處理我的業務。同樣板著一張臉,沒有太多表情,雖然很敬業,但也巴不得我趕快辦一辦趕快走。連重新補寫表格、到35 F拍照、打電話問爸媽生日,都只給了我二十分鐘不到的時間,趕得我尿都快抖出來的,也沒那個奇摩基像三年多前問她一些額外的問題。直到最後終於可以走出德協,命也差不多去了半條。

 

【在台北與國中同學外遇】

2015年那次辦理語言簽證,是在市政府工作的阿姨請我吃飯;這次則是我主動找了在政大念經濟相關科系的國中同學『姐仔』,在信義誠品的金色三麥吃飯。話說,在從101到信義誠品的路上,我看到時代力量吳崢的宣傳車,竟然還在距離不到100 m 看到活生生亂跳亂跑的立委林昶佐。

 

說來,和這位國中同學也已經有六年沒有見面了吧。過去我一直都沒有參加同學會,高中是因為家裡的關係(當她知道我因為同學會聚餐,沒有要吃她煮的飯時會大發雷霆,嚇得我還得自己回頭跟同學說沒有要去),大學則是陷入無止境黑暗的悲哀與自卑所以慢慢切斷和這些同學的聯繫。至於為何又會重新連接上這位曾經是班上最老、最有威望的姐仔?

 

其一,或許只是想在出國之前,想再見見一些舊友(以前還喜歡過人家,嘻嘻)。最近常常回頭看國中出的畢業班刊『不朽的傳說』,或許出於比較和八卦的心理,會好奇現在的大家都過著怎麼樣?過去寫在稿紙上的那一句句的純真,現在是否實現了呢?


掃描0011.jpg

Figure 01 班刊上有我曾經寫過的一篇作文『二十歲的我』,雖然語調很好笑,還用了我現在最不喜的『華人』二字,也與現今的文筆不同。雖然具體時間、夢想細節不同,但想要出國的本質,從二十歲的德國打工度假,到如今二十四即將可以到德國唸碩士,一直都沒有改變,這就是所謂的初衷嗎?我覺得,我現在已經慢慢實現了國中時候看起來遙不可及的願望。

 

其二,或許也是因為她剛結束在荷蘭十個月的交換生活,而我也同樣有過在德國七個多月的生活經歷,國中班上就只有我們兩個在成年之後有像這樣遊學過。而我又即將再度出國,所以想聽聽她在歐洲的生活和看法。

 

午餐十二點外遇姐仔之後,又再一次被別人說毫無改變。對啦對啦,老子我就是不會穿搭打扮、渾身魯味、沒有六塊腹肌的死肥宅。至於姐仔,因為要回彰化所以拖個行李箱,雖然不是從尼姑搖身一變成蕩婦的那種劇烈改變,但有穿耳洞、會化妝、也會穿搭、還燙頭髮。還好還好,話閘子一開,發現她開朗的性格也沒有太多的改變,感覺就只有我一個人在別人看不見的地方愈陷愈幽暗。

 

我們沒有什麼特別的聊天重點,我真的是想到什麼就問她什麼。她在荷蘭的體會,其實和我在德國的體會也很多相似之處。哪怕台灣比起日韓已經有比較少的傳統價值束縛,但姐仔還是覺得台灣這個環境依然是綁手綁腳。我們一起抱怨台灣的交通,機車、計程車、公車等馬路上亂源,我剛從德國回來也和她剛才荷蘭回來一樣,對於台灣的交通膽戰心驚。

 

姐仔在碩士畢業之後,沒有打算繼續深造或是從事相關科系的工作,而是要走咖啡產業。而她認為台灣的咖啡產業不成熟,她也不是第一個告訴我想要離開台灣的年輕人。前一陣子在皮膚科,碰到同校生技系五年學碩(小我一歲)的浩浩學長,大家都是看到台灣的低薪(專業的姐仔還補充說,將通膨那些因素計入,台灣這十年的薪水其實一直都沒變)、高工時又責任制、沒有發展性的產業(就以藥廠為例,很多都是靠著過專利期的學名藥或是改善化學製程等微薄的利潤過活,也不願投資風險高但利潤也高的新藥研發)、代工思維(我們所謂的企業龍頭台積電、鴻海也是如此)、企業主與政府嗑著四小龍的老本不思轉型......等等沉痾詬病。當我問姐仔,以她的所學與專業,她覺得蔡政府對此做了些什麼嗎?她皺著眉反問我:「有做什麼嗎?」

 

同輩的想法很接近,趁著年輕,大家能走的都想走了。再算上浩浩學長和姐仔身邊那些已經準備出走、或是打算出走的青年,其實真的很恐怖,這股推力正不斷把台灣給掏空。大家對於台灣的未來其實都很負面,此兩人也都是口徑一致地認為台灣快垮了。而當這些有能力的青年也真的在有一天成功離開台灣,台灣豈不是又會垮的更快呢?

 

不要怪中國最近不斷對挖台灣邦交國的牆角、或是國際上的任何打壓,不用解放軍渡海,我們自己很快就會因此把自己給搞垮。當所有有能力貢獻社會的人因為體制與大環境一個個心灰意冷地離開台灣,還談什麼台獨呢?誰不愛台灣?如果台灣環境好的話,誰會想要獨自高飛遠走到陌生的國外?

 

外遇最後,我刻意問了姐仔關於她人生規劃的問題,她有想過要取得比較好的社經地位什麼的嗎?這也是第三個為什麼我想要與她見面的理由,同輩中是如何看待社會地位呢?她笑著說沒有,但她喜歡咖啡產業,想當烘焙師(她覺得這個職業不是說有很高的社會地位),只要未來能在荷蘭養活自己這樣其實就夠了。她回答我的時候,並沒有多想或是出現太多模稜兩可的詞句。

 

有那麼一瞬間,我其實非常地羨慕她。明明在國中都是同樣在畸形教育體制下的資優班,她卻沒有變得像我一樣在乎成績、渴求一份人人稱羨的薪水與職業、進而想把未來的家庭與愛情建立在這些基礎之上,而忽略回歸自身『到底想要什麼』的人生大哉問。她反問我自己喜歡什麼,我猶豫了很久,是不敢講也是不確定,我始終沒有勇氣面對自己、沒有勇氣脫下盔甲與武裝。

 

我的興趣無法像成為一位醫生一樣帶給我很高的社經地位,我的喜愛或興趣在自己的心中其實一直都很卑微。那些所謂的興趣,不過是可以、也理應被我犧牲的一個存在,只要是為了成就一個可以被我驕傲講出口、可以不須屈居於他人之下、不需要看人面色、可以帶給我社經安全感的專業與職業。或許是因為家庭教育與人生近期經歷的不同吧,我覺得她活得比我還要自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知平 的頭像
知平

逐月的獵手

知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