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應該是語言學校的最後一個章節,很大多數也都是我主觀的個人評價,大家參考一下就可以了。這裡也就把之前稍作整理的資料再貼一遍,原文出處請見:德國私立語言學校(1):柏林低預算

 

【基本介紹】

基本資訊

柏林漢納克Hartnackschule學校臉書

課程時間

課程種類

German Courses A1-C2

星期一到五,一星期二十堂課。

早班09.00 ---12.00

午班12.30 ---15.30

晚班17.30 ---20.30

課程人數

大班,號稱最多20人,但實際上我遇過一個班共26個人,據我們老師的合約所說,最多其實超收22人。

課外活動

課程價格

  1. 網站上的設定必須一次報名兩個月,但實際上可以到辦公室只報名一個月的課程。
  2. 早班234歐元/月。一次報名三個月有打折,大約666歐元。
  3. 午班或晚班198歐元/月。
  4. 無須註冊費,需要31歐元的書費。如果覺得書很貴的話,可以到他們的臉書社團,會有人拋售二手書。
  5. 暑假期間不會額外收額外費用。

取消政策

課程開始一個月前,若要轉讓課程請和辦公室協調。

簽證資訊

有,請詢問辦公室。一次必須報名三個月,且須直接付款,已取得申請學生簽證的證明(證明那張紙似乎要額外付錢)。

相對位置

請用Google Map

地鐵Nollendorf -Platz,中偏西柏林。

他城分校

無,只限柏林

 

辦事效率不佳

先說缺點吧!Hartnackschule的辦事效率真的不是很好!

常常都不回電子郵件,不像一開始本來要去念的Tandem Berlin,幾乎每問一次隔天就會回復。而且,Hartnackschule辦人員的英文感覺也沒有Tandem Berlin那麼好,雖然我們去德國要說德語,但像初學者在德語不通的情況下,會比較不方便。

 

【月初會有很多同學擠在辦公室】

每次只要到月初,就會有一大堆同學要來報名,號碼牌發到兩百多號,往往一等就是二個小時,所以建議大家要報名的話,在月底前一個星期快點去報名,不然會浪費很多時間。另外,也不是學生來他就收,所以要報名要快。當然,如果不透過辦公室,而去求老師的同意的話……這種個案也是看過不只一次。

 

有一名亞洲女性辦事員態度很差勁

說到辦事人員,他們似乎都不是德國面孔,但當然,這不會影響他的辦事能力。但,一個亞洲面孔的女人(皮膚稍黑,濃妝豔抹,顴骨很高,一臉尖酸刻薄的模樣)態度真的超級、超級差,再強調一遍,真的非常差。Es gibt eine asiatische Beamtin, sie ist sehr unglaublich ungezogen, unhöflich und hilftlos.

之前因為學生簽證被拒簽,所以想要和學校取消三個月的合約,改為二個月。由於Hartnackschule的報名規定是課程開始前一個月還可以取消,或是拿著外事處的拒簽證明文件也能取消(只是要付手續費)。

四月初一到柏林,當天我馬上去辦這件事,想要取消六月的課程。結果她問完主管回來就說沒辦法,我再問一些其他的問題,她就一臉不屑的說Keine Ahnung(什麼都不知道,妳還在這裡幹嘛?)想要再跟她討論當時另一位辦事員說有拒簽證明是可以取消的,她就說Kein Aber。她有雖然跟我解釋因為我已經站在她面前了,所以變成我沒辦法拿拒簽的證明取消最後一個月的課程。但就算如此,有必要態度那麼囂張嗎?一副吃定自己亞洲人沒辦法和她抗衡的心態。

她是我在德國八個月碰到態度最差的一個人。

而且後來,我在五月初又跑去辦公室,想再問問看有沒有可能取消六月的課程,辦事人員是一個金髮的東歐歐巴桑,她的態度就很好,而且這個課程是可以取消的,最後還祝我在柏林的最後一個月生活快樂。

與此同時,又聽到那隻母猴跟其他同學兇巴巴的說Keine Ahnung,就知道她的態度不是只針對我那麼差,心裡就好受一點。但如果有同學要到Hartnackschule的話,記得在辦公室避開這個態度很差的亞洲女辦事員。

 

普遍師資都很好

Die Lehrer und Lehrerin, die ich damal getroffen habe, sind meisten sehr gut, höfflich und freundlich. Ich danke Ihnen dafür.

我在這裡上了大約八個月的德文,以下大概整理一下在哪個級數碰到哪個老師(代課老師就不多提了),還有心得(本來想寫評價的,但這樣好像把老師當成商品)。有些老師後面會加註括號家鄉,因為他們特別愛強調他們來自那裡。如果有不恰當的,還煩請路人指正。

級數

時間

老師

心得

A1.1

半個月

 

Eva

感覺女老師花樣蠻多的,會要大家分組練習,上課要你傳球,接到的就是你回答問題。這個教得有點慢(可能是之前在台灣學過基礎,所以不耐煩吧?),人很好,太有耐心了,不會因為你愣在那裡很久時間,就直接跳過你,就是教到你會為止。常常有新學生來,就會在把之前教的大概再說一遍。上下課沒聽她說過一句英語。

A1.2

半個月

 

Henrik

  1. 上課準時,比較晚下課,是最重視文法的一位,常常印講義。
  2. 因為是教中高階德語的老師(他是代Thorsten的課),所以教的東西比較難,作業也常常都是他另外去印,很少用Arbeit Buch
  3. 作業不多,但很難寫。
  4. 可能因為覺得我們都是初學者的關係,他是上課講英文頻率最高的一位。
  5. 有一次,我在台灣自己對答案改作業的習慣被老師看到,他就說:如果你直接看答案,那還需要我幹嘛?

A2

B1

B2.1

二個月

二個月

半個月

Thorsten

(Hannover)

  1. 這是我待最久的班級,主要的基礎也幾乎都在這裡打下來的。
  2. Thorsten教的東西很扎實,或者是說,他給的文法筆記很精簡,一目了然。
  3. 雖然上課有時會搞笑。但就我個人認為,他其實是很嚴肅的老師,再加上他的光頭和人高馬大,有時候會怕他。
  4. 他會按照座位順序叫同學回答問題,同常是作業的問題,沿途還常常要同學解釋單字的意思。遇到文法題,他會要你解釋為什麼,也就是我說的,他很重視基本功。
  5. 作業量不多,也不會印額外的講義和習題,就只教課本。
  6. 會說英文,但只限於下課,或是你有需要幫助的時候。之前打工的合約請他看過,他就幫我大概翻成英文。
  7. 另外Henrik Thorsten感覺都懂不少外語,常常會拿德語和其他歐語做比較,這點我們台灣人就比較沒有優勢。

B2.3

一個月

Stefan

  1. 這篇部落格有介紹更詳細的Stefan
  2. 也是一位很友善、和氣的老師,年約五十,喜歡他娘娘的尖叫聲,感覺就是軟軟的。
  3. 會印講義給同學,也會當作業。
  4. 有上台報告(根據課本),我報告的超級慘,老師說他後面他聽不懂我在講什麼,但有是很溫和的給予建議。

C1.1

一個月

Robert

(Hamburg)

  1. 之前B1已經打過照面,他來代了一堂課,但當時對他的印象不好。他上課音量太小,重點是,他問問題都是隨機,好幾次都跳過我,讓我有點不爽。但直到C1才知道,他是專門教C級德語的老師,所以可能不熟悉B1的教學方式,一個早上更不能記住我們的名字(尤其是亞洲名字)。
  2. 他其實是一位很好的老師,講話有時候有點酸,喜歡舉足球當例子。
  3. 會印講義,他的LehrbuchArbeitbuch都用的不多。他覺得不是每個習題或每段習題都有意義。
  4. 他的課才上一個月,就覺得德文好像又進步了不少。
  5. 他把Arbeitbuch後面的不規則動詞時態表重新挖空印給我們,要求每日七個單字,然後隔天檢討,所以就要勤奮的查字典。檢討的途中,他也會大致跟我們講一些字首的意義,例如ver-有時候就帶有負面,或事態惡化的惡意。同反義字、例句、形容詞、名詞也都會補充,一個早上三小時下來往往就是二十個左右的單字。
  6. 因為剛好這個月有許多連假,所以他就會印類似TestDaF的寫作習題給我們,也會很認真地幫我們評分。

還有一個老老胖胖的Wolfgang,在A1時曾經代過我們的課,我超級喜歡他的,因為有爺爺的感覺。他上課會帶一個酒瓶(其實裡面裝的好像是水),教的其實也不錯,下課時間曾聽他講過非常流利的英文,但基本上還是說德語,作業量很恐怖,有一次出到一天十頁。有一次,他要我們接龍:Er ist mein Sohn. Sein Vater__. 因為當時剛學到tot這個字,我以為他要問可以用的單字,就直接回答:Sein Vater ist tot. 那時Wolfgang只說nein。大家其實都不太清楚他要問什麼,最後Wolfgang自己回答:Sein Vater bin ich.。天啊,我剛才竟然叫他去死。

圖中的老師為Henrik,這張照片沒有我的說。第一排是一位白俄羅斯媽媽,是我在學校最好的朋友,有段時間每天吃她送的巧克力。鏡頭剛好讓她擋住後面一位布吉納法索的年輕媽媽,她後來也是我的好朋友。(一開始因為她常常遲到,而且臭著一張臉,有時也小心翼翼,所以一開始沒有很接近她。後來B1的時候也是和她變成好朋友,才知道她在柏林一個能聊天的朋友都沒有,還在街上被人歧視。仔細回想,她每次進教室除了臭臉,更多的是恐懼和小心翼翼。)最後排的波蘭男生只有十四歲,大概是最年輕的學生,也算是好朋友。

 

【打瞌睡的同學】

同學大多來自阿拉伯國家(敘利亞為最大宗)、俄羅斯、波蘭,亞洲的話則是越南最多,再來則是中國和韓國,台灣人或日本人真的相對比較少。

上課打瞌睡似乎是亞洲學生的壞習慣,根源就是我們病態的教育。從小到大被逼著念書到深夜,導致晚睡的壞習慣,也對於學習沒有那種克服萬難的熱情,所以就睡倒在桌上了。

之前B2班一個韓國男生常常在上課釣魚,坐我前面的兩個敘利亞男生和後面一個土耳其男生和俄羅斯女生都會一起偷笑他,我一開始還以為他們在笑我,讓我有點尷尬,後來順著他們目光才發現座旁邊的韓國男生正在打瞌睡。當然,你聽不聽課老師不太會去生氣或是叫你起床,因為那是你的事。

 

【此篇完成於離開德國一年後】

方才整理留德資料和部落格文章時,才發現這篇文已經九成寫完,卻一直被我擱置在電腦沒有發出來。台灣此時已經進入炎炎的夏日,這個時節,想必柏林還是很涼爽的。台灣忙碌的日子,常常讓我忘記,自己曾經一個人在德國待將近八個月的時光。希望,以後可以再回到德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知平 的頭像
知平

逐月的獵手

知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