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中午本來想要去買一些冬衣,去了在Frankfurt Tor附近的Humana二手衣服飾店,也沒看到喜歡的,而且於我而言Size都有些大。輾轉的心血來潮,我又再度踏上找尋打工之路,在路上看到一家泰式餐廳,中午沒啥客人,便直接衝進去問。招呼我的是一個黑人,他告訴我這是印度餐廳。我直接告知來意,他也很爽快的留下我的電話(對方竟然以前也是Hartnackschule的學生,不曉得能不能透過這份關係還得到工作機會?),說會請老闆晚一些聯絡我。但等到了晚上,電話還是毫無動靜,這讓我忐忑不安。

 

我的內心是矛盾的,常常搖擺在找與不找工作之間。

 

大約算過,如果扣掉房租和語言學校的學費,我手頭上能掌控的錢只剩不到二百歐元,而這些錢絕對不夠我花四個月。再加上,法國的筆友Kevin已經三番兩次邀請我到他家玩,顧慮昂貴的旅費,總是拒絕人家。或是每次只要有人邀我出去玩,看到入場費和是交通費,即使只有幾歐元也都讓我花不下手。之前Winnie老師跟我說的狀況,如果不家庭經濟富裕就出國,往往都只有看著別人玩的份,自己卻看只能乾瞪眼,已經慢慢實現,而我的體會也越深。

 

最重要的是,父母此番能讓我出國,就金錢經濟的支援上,已經實屬不易。媽媽從彰基的護士退休後,在家中就只靠玩股票賺一些小錢;而爸爸雖然算是工頭,但還在工地辛苦的做粗活。我家不姓連,我不想要靠爸選市長(誤!),要我拉下臉來請父母再匯錢給我?

 

我只想靠自己活下來。

 

但以目前的局勢看來,要靠自己真的是難上加難,最重要的一點是我德文根本還無法進行正常溝通,誰會雇用我?但我還是鼓起勇氣,走進店家試過幾次,得到的結果都是毫不意外的Nein』。

 

我的心態其實也很退縮,每次詢問工作被拒絕,我竟然是鬆了一口氣。想起在龍泉海陸和鳳山步校那種緊張兮兮的軍中生活,或是7-11打工謹小慎微、被客人糟蹋凌辱的日子,純粹的當學生真是一件幸福快樂的事。(一年多前在高醫打混,那時的我是無法體會的。)我喜歡去語言學校上課,我喜歡聽到教室裡的德文,更喜歡和同學的交友互動,卻不喜歡工作。人都是有惰性的吧?也會緊張、會多想、會情緒化。每當動念找工作時,內心總是有些什麼在拉扯我想前進的步伐,祂有各式各樣的理由:你德語不好?如果遇到慣老闆呢?如果打工的時間影響到你的課業呢?』、『糟蹋人的薪水你要不要做?』......等。

 

我也甚至希望這家印度餐廳可以拒絕我,如此一來,我就能舒舒服服地繼續當個純學生。

 

上臉書討拍拍後,美國的筆友James和英國的筆友Martin卻鼓勵我:

 

 

1. 可以把這份工作當成是人生的一個經驗

2. 反正你要走人,隨時都能走。(這在台灣聽起來很不負責任吧?哈哈!)

3. 對於我當下礙於禮貌,沒有問對方薪水的這件事,兩人異口同聲的說:這是我的權利

 

 

至於我之前在台灣的背包客德文老師Daniel就講的更直白:

 

 

1. Top priority is your life quality and your survival.

 

2. Don’t give a shit about politeness. That is in Asian, not in Europe.

3. You should know how much your salary is, because that is the reason why you work.

4. The reason you find a job is neither to find a nice people nor to make friends. The only propose is MONEY.

5. When you are traveling, you are responsible for yourself, so care for yourself and help yourself. You can be nice and polite when your problem is solved. However, not until do you reach at this point, try to solve these problems and ignore minor things like politeness.

6. You can be polite to people, because you want something from them, but never forget, that is a fair deal. You work for them and they pay you the income. Always ask the salary.

 

不曉得Daniel是有了多少背包旅行的經驗,才得到這些結論,想必他也經歷過不少絕處逢生。雖然現在的我還不至於淪落街頭,但有是時候該好好想想如何利用打工度假這張特殊的簽證。

 

2014.08.25 後記:果然被打槍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知平 的頭像
知平

逐月的獵手

知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